您的位置:首頁 > 設計資訊 > 設計相關 > 內頁

《原創已死》作者著名設計師沈文蛟離世,設計不再

核心提示: 昨天,也就在雙11,大家忙于網購的時候,收到一個?訃告:著名設計師沈文蛟于9日凌晨因長時間工作突發心肌梗塞離世,享年46歲。

昨天,也就在雙11,大家忙于網購的時候,收到一個?訃告:著名設計師沈文蛟于9日凌晨因長時間工作突發心肌梗塞離世,享年46歲。

竟然是?:因長時間工作突發心肌梗塞離世!!!

曾高喊“原創已死”的設計師,自己也去世了。

命運真是無常。不到十天前,他在德國拿下自己的第11座紅點設計獎杯,為中國設計爭光;

兩年前,他在社交媒體發出“原創已死”的吶喊,令千萬人動容,用真金白銀支持中國設計;

四年前,他幫助兩位農村手藝人實現夢想,讓傳統竹編手藝奪得國際大獎;

這樣鐵一般的漢子,居然倒下了。

沈先生本不必如此,他原來有大好的舒服日子可以過。

在做設計之前,沈文蛟學過油畫,干過裝修,做了快20年廣告。

做廣告很苦,經常要改稿,他不怕。一次不行就兩次,屢敗屢戰,百折不撓,做到行為止。

從普通的廣告人做到奧美、電通、陽獅創意總監,年薪百萬,他憑的就是一個干字。

已經算是業內大佬了,可以休息了吧?沈文蛟偏不。

2012年,38歲的沈文蛟感覺做廣告已經沒有意思了,于是宣布改行:

“我要改行做設計。”“為什么?”“因為我買不到滿意的家具。”

這不是一句玩笑話。

對家具,阿沈真的很嚴格,曾經因為找不到滿意的床,睡了五年床墊。

離職前夕,有個同事讓他幫忙拼裝個衣帽架,15根木棍,12個金屬配件,他裝了一整晚。

這成了他離職的導火索。他轉頭就在社交媒體上發文,故事就此開始:

“我要做個傻瓜都能拼好的衣帽架。”

很多人認為隔行如隔山,沈文蛟很快就會餓死,可他自己覺得一切都是相通的:

“畫畫,做廣告,做家具設計,都是靠創意取勝,哪有什么跨界不跨界。”

但因為以前確實沒干過這活,沈文蛟給自己的工作室命名為一般工作室。

帶著一群手足,他開始了長達兩年的研發。

首先是設計問題。

沈文蛟覺得,就一個衣帽架,自然是越簡單越好,不要用膠水、釘子,要能直接拼起來。

思來想去,他從梁思成手繪的中國傳統斗拱中找到了答案:

就用傳統的榫卯結構,有得搞!

幾個月過去了。

盯著斗拱,沈文蛟和手足們把一個衣帽架簡化成了六根棍子。

棍子三長三短,只需要1分鐘就能拼裝在一起,而且絕對穩當。

效果圖有了,那估計很快就能出成果了?

遠著呢。

別的不說,光那個木棍上用于連接的鉆孔朝向,就難倒了全國的廠商!

因為要求標準化生產,而且誤差又不能大,全國各地的廠商都不愿意接這一單。

思來想去,沈文蛟干脆上淘寶眾籌,籌了16萬,自己投資了一條生產線。

成品總算出來了,可沈文蛟剛把他們發給天南海北的顧客,問題又出現了。

由于顧客遍布全國各地,原來用的材料熱脹冷縮,拼裝很困難。

沈文蛟只得到處道歉,又開始試驗各種材料:

江南竹、北美白蠟木、北美黑胡桃、德國櫸木……

反正都是好料子,可靠的料子,牛皮就吹大了。

就這么著,前后畫了快兩年時間,沈文蛟交出了他的答卷:由六根木棍組成的NUDE衣帽架。

這六根木棍,斬獲了包括“設計界奧斯卡”——德國紅點至尊獎在內的七八個獎項。

在相當短的時間內,這個衣帽架銷往全球14個國家,在國內更是登上各種雜志、影視劇。

沈文蛟意氣風發。

然而,原以為掘得第一桶金、可以進行下一個產品開發的他發現,自己還是太年輕。

雖然有專利,但NUDE衣帽架從誕生之日起,就開始被無數人仿冒。

據統計,僅在某網站,山寨店鋪最多的時候達到288家之多。

一年時間,NUDE衣帽架銷售額超過8000萬,其中只有1%跟沈文蛟有關。

其他的錢,都進了山寨者的腰包。

沈文蛟氣得不行:

我們這么多人投入力氣研發了兩年的成果,你們拍拍屁股不說聲多謝就抄走了?

看我不告你們!

借助法律手段介入,沈文蛟在官方的協助下成功下架制假售假店鋪近百家。

可山寨產品是封不完的。

今天這家下架,明天那家又上架。

即便現在,你搜索 “ NUDE衣帽架 ”,還是會有幾十家盜版在線,而且全面覆蓋各大電商平臺。

為了規避專利, NUDE被抄襲者們改得丑了吧唧,面目全非。

沈文蛟也親自和侵權者親密接觸,多次去到他們工廠調研,希望謀求合作發展。

畢竟,除了一些明知故犯的大企業,大多數仿冒者都是因為生活所迫鋌而走險。

考慮到各方面的實際困難,沈文蛟還真誠地邀請他們轉正為分銷商、生產商,停止了所有訴訟。

“我的老師告訴我,NUDE如果可以幫助他們改善生活,就讓他們去吧。”

然而,抄襲者不僅不領情,而是反咬一口。

有人對沈文蛟進行人身威脅,他不得不買了兩根球棍防身。

除了恐嚇,抄襲者們還付出了實際行動,想用“流量攻擊”來搞垮沈文蛟的店:

“只要你的正版店倒閉了,那我們就不算山寨了!”

海量的流量涌進沈文蛟的店,最高一天有21萬的點擊,購買量卻是零。

官方數據搜索部門表示:

“這些流量會慢慢拉低你們的轉化,導致你們的權重下降,最終用戶會搜索不到你們。”

4個月的時間,沈文蛟店鋪從每天幾百筆的成交量跌到2單,成交額只有239.04元。

NUDE衣帽架的銷量跌到谷底,倉庫囤積了大量產品,生產線幾近停工,工人師傅面臨失業。

2017年9月,忍無可忍的沈文蛟發布了那篇著名的雄文《原創已死》,宣布破產。

他詳細介紹了NUDE衣帽架,敘述了NUDE衣帽架被瘋狂山寨抄襲以及之后遇到的困境。

?

為了發出工資,讓手足能買得起奶粉和豬肉,沈文蛟宣布清倉籌款、遣散團隊。

“一群將自己的青春和夢想托付給原創的中國設計師,一家四年拿下6尊德國紅點獎的創意熱店,正在無奈地面對這樣殘酷的事實。”

誰曾想,這篇控訴文、自白書居然是一根絕佳的救命稻草。

文章發出不久閱讀量就破千萬,無數的人涌進沈文蛟的店:“支持原創!”

當日兩百萬元的銷量救活了這個瀕死的團隊,沈文蛟還因此拿到了風投。

眼見著沈文蛟的公司沒有倒閉,有的人開始冷嘲熱諷、講怪話:

“就算強行續命又如何?下一次你怎么辦呢?”

可他們忘記了,完美的蒼蠅也終竟不過是蒼蠅,有缺點的戰士終竟是戰士。

憑著一股勁兒,沈文蛟團隊越戰越勇,連續六年先后斬獲十一項德國紅點獎。

他創造了一個不用粘合劑和釘子的家具世界:

顧客們在這里買走的是木棍、木板、織物,回到家就能按照需要拼接成形態各異的家具。

形態優雅的置物架、?可以裝貓的小推車、全憑你想,全憑你敢。

他把自己拼裝家具的快樂分享給了顧客,越來越多的人愛上了自己創造獨一無二家具的感覺。

達則兼濟天下。逐漸成為知名設計師的沈文蛟,沒有無視自己肩膀上的責任。

他以自己為例子,向人大財經委遞交了中小企業原創保護建議書。

他還推動發起了“點匠計劃”,發現并幫助那些有實力卻不會推廣、不會研發的手藝人。

在他的幫助下,62歲的老手工藝人王生民和張永杰用竹編手藝拿下了多個德國紅點獎。

他像個鐵人一樣連軸轉,不斷刷新著工作時長記錄。

兩周前,在德國柏林領獎的他,依然和遠在國內的同事們同步工作。

四天前,他在自己的社交媒體交出了這兩年的答卷:60多件家居新品。

玩具、兒童家具、成人家具、燈具 ...... 場景涵蓋玄關、餐廳、客廳、書房、起居室、陽臺。

他胸中有一口氣:我說過原創已死,但我不相信。

然而,這口氣太過沉重。連日奔波加上對產品設計精益求精,他燃盡了自己的生命。

9日凌晨,沈文蛟因過度勞累猝死,終年46歲。

在生命的最后一天,他分享了自己團隊最新斬獲的紅點獎,以及最新推出的文具系列。

像一個將軍在檢閱自己的部隊,又像一個父親在為自己的孩子們感到驕傲。

消息傳出,不少人都在沈先生的微博下表達哀悼。

小in無意將沈先生拔高成一個高尚的人、純粹的人,他當然也會有缺點。

他曾說,“設計師要有骨氣,沒骨氣才會去抄襲,有骨氣就會做原創。”

無疑,沈先生是一個有骨氣的戰士。

為自己而戰,為弱勢的設計者而戰,直至生命的最后一刻。

文章源自 設計聯盟 www.610640.tw 中國最具影響力的創意設計綜合網站

編輯:Beach

搜索推薦
設計聯盟官方微信
設計聯盟官方微信
微信公眾號:designlinks
掃一掃 訂閱最新資訊
回到頂部
排列三试机号的金马